張旭陽教授不孕症暨試管嬰兒中心   Center for Reproductive Medicine
主題:醫師的手

全世界最有名的手,不是那一位美麗明星的纖纖十指,而是枯槁、乾扁、變形,一位老人的雙手。杜雷耳和京斯坦是兩個新進的藝術家,同時也是一對形同手足的好朋友。他倆都天才橫溢,只待再加雕琢便可成器,只是因為家裡都很窮,沒有能力入藝術學院進修。最後他們想出了一個辦法,就是由其中一人工作去支持另一個專心習畫。經過抽籤後,京斯坦被選上先全時間工作賺錢,供杜雷耳進藝術學院,待杜雷耳學成之後,才輪由杜雷耳賺錢供京斯坦進藝術學院學習。過了一段時間,杜雷耳果然學有所成,逐漸在藝壇上佔有一席之地,便打算讓京斯坦停止工作,專心學畫。但不料此時京斯坦已經不能再畫畫了,他的雙手因為工作過勞變得十分粗糙、扭曲、變形了。為了他的朋友,京斯坦心甘情願的犧牲了他的藝術前程,努力工作賺錢,沒有半點忿怒和不平。有一天,杜雷耳回家看見京斯坦的房門虛掩,京斯坦正跪在床前雙手合十祈禱,京斯坦粗糙、扭曲、變形的手看起來竟是那麼偉大和美麗!杜雷耳把他的好友那雙祈禱的手畫出來,就是現今世上相當有名的作品─祈禱的手。

醫師的手沒有京斯坦的雙手那麼偉大,但是也救世濟人無數。就像其他手藝的領域一樣,醫師領域內也有手巧和手拙,快刀手和慢刀手,膽大心細和膽小心粗之分。料想不到的是,有些時候,老媽子把你的手生成什麼樣子居然也有關係:我一位老師在美國當住院醫師時,有一天一位產婦的胎盤卡在子宮內生不下來,眼看著逐漸在大出血,需要緊急把胎盤抓出來,可是這些老美個個手都太粗,伸不進子宮內,臨機一動,東方人手比較小,我的老師臨危受命,上場硬是把胎盤給抓了出來,順利解決了出血的問題!

名醫不是天生的。扎實的訓練最重要,可以把皮皮挫菜鳥醫師脫胎換骨成手術台上獨領風騷的名醫。我另一位老師,開刀技術享譽婦產科界,但是當他從實習醫師剛結業,還在當軍醫時,有一天為他的阿娜達未婚妻開闌尾炎手術,原本是要一展雄風,贏得美人心的大好機會,卻是邊開刀邊發抖,下場如何收拾他沒說,我也不敢問,只記得老師的告誡:「不要為自己親人開刀!」。

老師的告誡終究我沒嚴格遵守,我太太剖腹產、子宮肌瘤兩次開刀都是我自己操刀,但是找了另一位主治醫師當第一助手。我告訴他,我如果手發抖開不下去,你就接手過去。我當時心裡想,我將兒子從子宮拉出來的霎那,萬一發現兒子有何重大畸形,恐怕我會撐不下去。幸運的,沒碰上讓我撐不住的狀況,現在想起來能為自己兒子開刀接生,實在是一生最珍惜的福份。

試管嬰兒技術將胚胎植入子宮時,醫師的一隻巧手關係可大了!有許多研究指出,不同的醫師取卵,對試管嬰兒技術成功率關係小;但是不同的醫師執行胚胎植入,對試管嬰兒技術成功率關係可就大了。胚胎植入子宮時是使用很細的植入管,知識、經驗、技術都要上等,重要的是,管子很細,醫師的手可是不能發抖的。

 


關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