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障者的生殖人權

我不僅只對這對夫妻印象深刻,也對先生的媽媽印象深刻。先生說不出有何異常,但看起來似乎不是那麼聰明。太太是外籍新娘,顯然智力無礙,中文也學的不錯。第一次來到我門診,是先生的媽媽跟著來。這對年輕人,不孕症數年,想作試管嬰兒。經過必要的問診和檢查,我告訴他們可以安排作試管嬰兒,他們也就回去了。不期然,隔天就接到病患先生媽媽的電話,要求我偷偷用她大兒子,也就是病患先生哥哥的精蟲,給這對夫妻作試管嬰兒。我非常的驚訝,因為這位病患並不是精蟲問題,何來如此?

聽得出來,這位先生的媽媽有過一段相當深沉的痛苦和傷心。她告訴我,她這個兒子是輕度智障,原因不明,她用盡辦法和關係,好不容易讓他混到專科文憑,其實她這個兒子完全無法獨力照顧自己,也沒人要嫁給他,只好幫他取個外籍新娘。她這個作媽媽的,不忍心看著他們生下智障的下一代,所以要求用她大兒子的精子給這對夫妻。我默默聽著,既感動於母愛的偉大,卻只得告訴她,偷偷用別人的精蟲是違法的,但答應幫她問問這對年輕人的意見。

這對年輕人再度出現在我門診,我轉達了他們媽媽的意思,但兩人一口拒絕,甚至看得到淚水在他們眼眶內打轉,讓我感覺到他們是很相愛的,真心想要自己的後代。至終我為他們作了一次人工生殖,也不知是幸還是不幸,沒有成功,他們也就沒有再出現過了。

短評:輕度智障原因多重,常找不出原因。找不出原因者仍然有可能會遺傳給下一代,但無法預知,也無法在人工生殖時,或是懷孕當中篩選出來。這位病患既然其輕度智障是不明原因,也沒有因智障失去行為能力,他們夫妻要求作人工生殖,醫師於理無法拒絕,但應善盡危險告之義務,由病患夫妻自行決定。精子或是卵子捐贈給他(她)人,必需取得捐贈雙方及其配偶的同意,病患媽媽固是基於母愛與現實,惜於法無據,醫師也只能默默感動於母愛的偉大了。
 


 
 

 

高雄市左營區博愛二路580號
有關婦科及不孕問題,請與我們聯絡
立即來電洽詢
傳真: 07-5508732
電子郵箱: info@ivftop.com.tw
我要預約
到最上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