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人道立場談孫○○事件

上尉連長孫○○和「新婚」太太李○○的「死後取精」事件,波折疊起,沸沸湯湯,引起全國關注,其中衛生署態度反反覆覆,甚至勞動行政院長和總統關切,衛生署終於最後時刻轉而同意先取精,讓事情先有轉圜的餘地,人工生殖則待日後再議。


孫○○事件既非空前,也不會絕後。這是十多年前筆者碰上類似的故事了。試管嬰兒治療的病人,她先生在取卵手術前一天出車禍,當場就病危了,但取卵手術還是在所有醫護人員都不知情之下完成了。卵子授精是用先前的冰凍精子,在應該植入胚胎的日子,病人先生卻在清早過世了,所以病人沒有辦法來進行胚胎植入,我們就應病人要求先把胚胎冰凍保存起來。


兩個月之後,病人出現在醫院,她決心要為先生留後,要求將胚胎解凍植入子宮。態度感人肺腑,令人泫淚。但職業和理性告訴我們要勸阻,大家動之以情,說之以理,久久之後,她總算暫時打消此意。時至今日,十幾年過去了,她也未再出現了。


及類似事件涉及多層面的問題,但人工生殖一定要考慮到小孩出生之後,小孩本身的福祇將來有否可能受到嚴重損傷?我認為這才是最重要,應當列為首要考量的,但當然這也是最難預知的部份。李的情深義重,在螢光幕前讓全國民眾動容,當然孫父母長輩,周遭至親好友的意見也應該受到重視,他們的態度和支持,對李未來如何走下去攸關深重,但人生的路有數十年要走,對孫的深深愛意,是否以為他留個身後遺腹子為最佳結局,值得大家再細思。


心理學家研究,喪失至愛親人的「悲慟反應」,通常在六至十二個月後會過去。孫家何妨在深度悲慟反應沉澱之後,再徐圖決定?媒體在此時此刻也不宜窮追猛問李態度和決定,以免推波助瀾,更促使孫家在倉促下作出不是最好的決定。我們現在缺乏的恐怕是需要有人有道德勇氣,雖然不忍心,甚至面對孫家的不諒解,直言加婉勸他們千萬不要在極度悲慟之下,匆促作出行人工生殖的決定。


美國之前有過取精為亡夫生子的例子,當事者也是在醫師要求之下,在先生過世後半年作了第一次心理諮商,兩年半後再去作心理諮商,之後才將先生瀕死時取出的精子,以試管嬰兒技術受孕產子成功,過程中都有婆家和娘家的支持。取精為亡夫生子的故事感人,但涉及的問題層面多而複雜,除了亡夫本人意願如何,婆家和娘家是否支持,倫理和法理上的爭議,孩子未來的繼承權如何,家庭和社會的負擔之外,站在人道的立場,固然先取出精子冰凍保存是當時最好的選擇和決定,將精子解凍作人工生殖則必需在悲慟反應沉澱冷卻之後,不是只因為深愛孫所以要為他留後,而是以小孩的福祇將來有否可能受到傷害為最主要的考慮,似乎才是讓大家都可以安心和祝福的結局。

 

高雄市左營區博愛二路580號
有關婦科及不孕問題,請與我們聯絡
立即來電洽詢
傳真: 07-5508732
電子郵箱: info@ivftop.com.tw
我要預約
到最上面